流行追求高CP 食安問題誰負責

  • A
  • A+
  • A++
2014-11-13

流行追求高CP 食安問題誰負責

 

(圖/取自網路)

 

過去兩年,塑化劑、無米米粉、混米、毒澱粉、摻香精的假天然麵包、化學禁品染色的橄欖油、蔬菜麵……,台灣二十家上市食品公司,已有四分之一牽涉其中。

 

 

「食安問題拖下去,台灣經濟會受影響,」經建會主委管中閔說。

 

 

更嚴重的是,「台灣社會給予世人的美好印象,是其濃郁的人情味;日本……同樣讓人具有很高的安全感。兩地社會的民風都反映了寶貴的誠信價值,也因此醜聞的出現,教人倍感吃驚及失望,」新加坡《聯合早報》八日社論「食物造假所揭示的問題」評說。

 

 

台灣人對於美食王國的信任與自豪瓦解,讓人焦躁、甚至暴力。到底是誰讓台灣美食王國蒙羞,三個數字,也許可以做為探索的起點。

 

 

 

不健康的便宜 代價是欺騙

 

過去十二年,我國內銷品原物料漲幅一九四.七%。

 

同期,內銷品最終產品批發價漲幅一四%。

 

同期,台灣平均薪資漲幅九.三六%。

 

 

這三組數字描繪出了一個圖像:天然資源缺乏,糧食進口國台灣,原料價已漲了兩倍。但台灣卻很會變魔術,台灣薪水不漲,物價也跟著不漲。因此在國際評比裡,台灣人購買力高達人均三萬八千美元,還名列前三十。

 

 

如今幻象被揭穿了,不健康的便宜,代價是欺騙。忙著賺錢、求生存的通路與廠商,不准漲價的消費者、媒體、民意代表與政府,常常缺席的公權力,讓這場騙局長達七年之久。

 

 

「大統報價一直低於我們一○到一五%,行銷促銷配合度又很高,所以他的通路我根本進不去。我過去幾年很納悶,我做油做這麼久,為什麼會輸他,但也只能佩服,」植物油製煉工業同業公會理事長、福壽董事長洪堯昆說,直到最近他才知道答案。

 

 

福壽是台灣第一家植物油公司,過去四年,黃豆價格飛漲,本業毛利率折半,去年虧損。但這次查出摻棉籽油的福懋,毛利惡化的速度較慢,且無虧損,令他百思不解。○八年正是福懋開始混油的時點。

 

 

而大統更在短短十年,打敗許多老大哥,攻進大潤發、愛買、全聯、家樂福四大量販店通路,拿下味全代工訂單,七年獲利超過台幣二十億以上。

 

 

「標榜百分之百,卻比較便宜,」彰化地檢署襄閱主任檢察官黃智勇說:「他要搶的是這塊市場。」

 

 

起訴書洋洋灑灑列出高振利、公司內調配室科長、以及作業員的八大犯行,包括:加銅葉綠素謊稱百分之百橄欖油,完全不含辣椒油、以紅色素調色的辣椒油、完全沒有花生油的花生油。

 

 

高振利一開始態度強硬,還一度辯解,是因為不願洩露祕方,其實他半夜會偷偷到油桶加上花生純油,只是員工不知道而已。

 

 

「他真的『純』到連一滴花生油都沒有,」檢察官葉建成迄今說來,還是激動。

 

 

 

 

積非成是 是條不歸路

 

食用油市場劣幣驅除良幣的現象,在其他食品業也同樣上演。

 

 

以米粉為例,根據國家標準,米含量過半的米粉才有資格用「米粉」這個名字。但今年初,台灣人才恍然大悟,在各大通路與小吃攤,二十年來早已熟悉的口味,其實是玉米澱粉做的「偽米粉」。

 

 

「我們生產的純米米粉,人家反而覺得是假的,」永盛米粉第三代曾銘耀說。

 

 

五年前,因為品牌廠抽單,加上預做準備,以應付大陸低價米粉的競爭,永盛米粉裁掉八成員工,玉米澱粉米粉代工的業務完全放棄,營收砍掉九成,決定只做純米米粉。沒想到這是一條異常難走的路。

 

 

在米粉節擺攤,一包米粉售價是人家三倍,說話要很謹慎,以免打擊同業。純米米粉成本高,又要賣得動,因此能給通路的毛利比傳統少了三分之一,很難打進通路。

 

 

曾銘耀也設了網站,「但消費者是健忘的,無米米粉事件那兩、三個禮拜,訂貨量暴增。但現在一天一張訂單就不錯了,」他說,里仁、主婦聯盟還是他的主通路。

 

 

「做玉米米粉的工廠是回不去的,」一旦習慣低價量產,投資了大量的機械設備,就很難回頭。

 

 

譬如,純米粉要做十二個小時,玉米澱粉米粉只要六小時。雖然賺得少,但賣得多,也比較輕鬆。

 

 

米粉的例子顯示,犯規行為第一時間不處理,在競爭市場,整個行業就會向下沉淪。

 

 

「一片烏鴉當中,這白的也承受很大的壓力,檢舉是誰,大家都知道,」監察委員程仁宏也說。

 

 

 

通路主導向下沉淪的追逐

 

「通路經理業績要達標,就是要壓成本,通路的確是製造商最大的壓力來源,」黃淑德說,「中國的豬肉比台灣高價,大家不會覺得怪怪的嗎?」

 

 

黃淑德坦言,通路商如果要把關,投資很大。主婦聯盟以合作社型態經營,六百項產品,每年檢驗費就高達四百萬。量販店動輒一萬件商品,推估就得花七千萬左右,佔獲利五%上下。

 

 

通路把關,還需要法律配合。

 

 

好市多台灣區人力資源暨行銷企劃部經理王友玫坦言,跟美國標準相較,台灣的法規並無強制要求製造商要追溯原料來源,好市多較難要求。但,十一月起,好市多已開始檢驗賣場上的國產品成分。

 

 

一位不願具名的通路業者吐苦水說,過去幾年,每到油電雙漲、媒體批評、立委質詢,政府就找通路去談,要求不准漲價,成立抗漲專區,還會比較DM廣告。

日幣貶值也找業者開會,討論通路商品該降價。殊不知,許多通路是以美元或是港幣計價的,而不是日幣,「政府不該一直壓物價,自傲物價受控制。而是該想辦法經濟成長,讓大家收入多,」他說。

 

 

「廠商有沒有暴利,許多只要一看海關進價和售價就知道了。問題是誰敢說真話?誰敢說不查?」一位經濟學背景的內閣閣員說:「這次不是市場反噬嗎?」

媒體與民眾一遇漲價就罵,民代壓政府,政府壓通路,通路壓廠商,廠商沒人管,道德無底線,不健康的便宜如今回頭來反噬一切。

 

 

市場反噬 逃不開惡性循環

 

更深層的教訓是,台灣嘴上追求創新,骨子裡卻依舊追求降低成本,是讓台灣所有商品與服務陷入低價競爭的真正理由。

 

 

以最近引發討論的鼎泰豐炒飯加醬油為例,鼎泰豐是台灣少數獲得米其林一星的餐廳,決定客製化加醬油的炒飯得加價五十元。爭議一出,媒體全聚焦在醬油成本只要一.三元,砲轟它賺了暴利,把米其林一星餐廳拿來與路邊攤比成本。鼎泰豐最後決定不再客製炒飯。

 

 

程仁宏指出,有業者私底下告訴他,顧客常回來抱怨,說自己的產品放三天就發霉,其他人的產品卻可以放一星期,他只好跟其他人一樣,添加防腐劑。

 

 

「這變成是惡性循環,」程仁宏說,消費者也要重新檢討。消費者要香的、放得久的,業者就出現標榜純天然,卻可以放很香,很久的食物。

 

 

面對崩潰的生態鏈,幾乎所有人一致認為,立法與行政部門必須率先擔負「重設遊戲規則」的任務。

 

 

「所有制度、法令的問題,幾乎這案件都看到了,」彰化縣衛生局長葉彥伯說。過去一個月來,這位陽明醫學院畢業,卻選擇在公衛領域奮鬥,追求更普及影響力的公務員,常常忙得一天只吃了早餐。

 

 

 

【一零一傳媒/整理報導】

 

 

  • 本文評論: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