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年營收數百萬,他卻要回國做不燒錢的互聯網留學

  • A
  • A+
  • A++
2016-03-06

 

 

海外年營收數百萬,他卻要回國做不燒錢的互聯網留學

(/取自網路)

 

 

部分互聯網留學都不賺錢,是因為十年前的那種信息差已經不見了。所謂的智能選校系統,並不能解決現在學生們的問題。在五道口的一家咖啡館裡,正在做互聯網留學相關項目的張迪這樣告訴我。四年前,張迪離開北京前往澳大利亞攻讀MBA。在讀書期間,他開始從事留學相關工作。畢業後,張迪與他人合夥,成立了自己的公司,將團隊放在北悉尼白人區安靜的CBD中。留學諮詢,轉學與升學服務,移民服務,張迪用大約三十人的團隊在澳大利亞市場做出了數百萬人民幣的年營收,每年服務一千餘個當地留學生。

 

在為留學生們不斷服務的過程中,張迪也開始了對留學行業本身的思考。80%的中國學生通過留學機構出國讀書,但留學機構的服務滿意率卻不足四成。糾紛與負面事件頻出,也讓留學中介在大部分國人眼中並非“正面形象”。在張迪看來,留學行業有品牌、無口碑,生意越來越“難做”,是留學顧問本身的不專業與用戶需求變化共同作用的結果。互聯網的發展抹平了留學行業原本賴以生存的信息差,準留學生們的需求,已經從原本的“哪些學校能夠申請成功”,變為了對學校環境、學習內容、住宿條件、畢業前途、移民條件等等更精細化的信息的獲取。而少有留學經驗,被規範化培訓出來的留學顧問,已經很難滿足這樣的要求。

 

張迪為我舉了一個悲傷的例子:一位以移民為目的赴澳留學的女生,依照中介的推薦進入某學校就讀會計學專業。而就在當年,澳大利亞調高了對會計學專業畢業生的移民要求。不僅如此,該學生“免修”的兩門專業課,都是被列入會計移民必修課目錄的科目。留學顧問的不專業,影響的是學生的一生。

 

結合自己團隊的經驗,張迪認為經過嚴格篩選培訓之後的留學生能夠比沒有實際留學經歷的顧問做的更好。因此,當他把目光轉向市場更大的國內,開啟名為“聚焦留學網”的項目時,用互聯網連接國內外學生就成了順理成章的選擇。經過嚴格篩選、培訓之後的留學生顧問,能夠提供有關目標國家、學校的一手信息。除此之外,每個留學生顧問還將被要求拍攝視頻“課程”,介紹當地的風土人情、學校概況、專業介紹、租房買房攻略等,甚至手機卡辦理也會被錄製為單獨的課程。

 

在收費方面,聚焦留學網同樣使用互聯網留學流行的免費模式,通過學校返佣、由海外學生錄製的語言培訓視頻課程以及與海外企業合作的留學後服務來盈利。在國內市場上,互聯網留學項目已有不少,卻鮮有盈利的案例。剛剛掛牌新三板的芥末留學、柳橙網,也均是連年虧損。現如今,人們對互聯網留學的看法已普遍轉向了質疑。而在張迪看來,開發智能選校系統,希望用無邊際成本的機器代替人力的互聯網留學或許並不真正有效。機器能夠替代傳統中介回答“能否申請成功”的問題,卻無法滿足90後、00後學生們對目標學校進行立體、細緻了解的需求,真正專業的顧問還無法被機器所替代。因此,他並不會把錢砸向智能係統的研發。

 

 

海外年營收數百萬,他卻要回國做不燒錢的互聯網留學 | 文章內置圖片

(/取自網路)

 

 

技術研發之外,推廣費用是另一個佔用留學企業大量成本的支出。百度十塊錢一次的點擊和極低的轉化讓所有依賴競價排名的行業都感到“燒不起”。對於,張迪的辦法是“內容+口碑”。學生顧問們在貼吧、社群等留學生聚集地的留學經驗、體會、技巧分享,以及免費的國外學校介紹視頻,都將成為引流的手段。與此同時他坦言,學生顧問的“招生”其實並不如想像中那麼艱難。作為“前留學生”,張迪深有體會,一個留學成功的學生吸引五至六名親朋好友是十分正常的事情。對於準備出國讀書的學生及其家庭來說,一個身邊的成功例子要比名聲一般的“大企業”更加值得信賴,而口碑誕生的起點就在這裡。

 

2015年下半年,張迪在保證海外公司正常運營的狀況下,獨自回國開始了運作“聚焦留學”。2015年底,技術合夥人到位,網站也正式上線。根據張迪提供的數字,在未花錢推廣的兩個月時間裡,註冊用戶突破了三百人,其中上傳護照、成績單等真實個人信息的用戶超過65%。在未來幾年中,聚焦留學網將專注於澳大利亞、新西蘭留學項目,穩定盈利後再向其它國家拓展。

 

與互聯網典型的“COME-STAY-PAY”商業模式相比,張迪所設想的模式更像是披著互聯網外衣的“傳統生意”,仍舊依靠高邊際成本的人力進行服務。而互聯網,則乾回了老本行,只起到“連接器”與“信息放大器”的作用。儘管張迪的項目能否順利發展目前還難以判斷,但在互聯網教育這個範圍更大的領域裡,“人力密集型”企業確實獲得了資本的青睞。在資本寒冬的冷風中,VIPKID、VIPABC、ABC360等英語外教一對一企業相繼獲得大額融資佐證了這一點。

 

在筆者看來,這或許並非巧合。學生需求個性化,教育服務“機器化”,是未來必然的趨勢,卻也在短時間內成為了“矛盾”。在人工智能、機器學習發達到能夠解決人類的複雜的個性化問題之前,更高效的“人力服務”也就成為了現階段較好的選擇。互聯網留學,從項目扎堆冒出,到飽受爭議,至現在的大面積“否定”,中間經歷的時間並不算長,甚至許多消費者還尚未意識到這一新鮮事物的產生。筆者仍然相信,對於利潤率逐年下滑,傳統方式越來越難以滿足學生需求的留學行業來說,對互聯網工具運用方式的探索仍然存在​​意義。

 

 

 

【101傳媒/整理報導】

 

-------------------------------------------------------

文章內容若有侵權疑慮,請來信告知。

客服信箱:service@101media.com.tw

 

  • 本文評論: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