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公開信表明心跡,翁啟惠對浩鼎案深感痛心

  • A
  • A+
  • A++
2016-04-15

發公開信表明心跡,翁啟惠對浩鼎案深感痛心

(圖/取自網路)

 

中研院長翁啟惠在回國前曾發出公開信,說明自己在浩鼎案報後的心理歷程。有人曾問他是不是真的要回來,因為輿論已經將他的人格抹殺了。但翁啟惠說,自己不想當個怯懦逃避的中研院院長,對於女兒持股,也因為沒有考慮到大眾的觀感而引起大家疑慮,因此向社會道歉。

 

以下為翁啟惠公開信節錄:

 

我的這些舉措,立刻引起了國內強大的批評,指責我逃避責任、不願承擔。甚至有許多人說,因為我擁有雙重國籍,「翁啟惠準備落跑,不會回來了」。許多朋友幫忙 轉述國內輿論,並警告我,你已經被妖魔化、被人格謀殺,你真的要回來嗎?百口莫辯、講再多都沒用了,他們說,回來勢必要面對無情的追殺和指控,等著我的, 將是一連串的難堪與羞辱。

 

坦白說,面對這樣的壓力,我確實又不知如何應對,心裡極為害怕。這是我一生中從未想過的不堪情節,我該如何面對一直支持我的中研院前輩和同事夥伴?我該如何面對社會大眾質疑的眼光?過去這段時間我寢食難安,各種情緒起伏反覆,一直在內心掙扎。 

 

發公開信表明心跡,翁啟惠對浩鼎案深感痛心 | 文章內置圖片

(圖/取自網路)

 

但是,我從來沒有想過從此滯留國外、不回台灣。雖然因為過去研究工作的關係,我取得美國國籍,但是,台灣是我的家,一個人怎麼可能永遠不回家?更重要的是,中研院院長是國家名器,其地位重如國士,台灣承受不起一個怯懦逃避的中研院院長! 

 

在這個過程中,謝謝更多朋友給我諍言建議,他們誠實轉達了社會大眾對我不諒解的原因,其中一點,就是我在回答媒體詢問時,表達自己沒有浩鼎股票,卻沒提到女兒的持股。我反覆回想我當時的心態,其實,是因為我女兒名下的浩鼎公司股票和中研院技術移轉無關,因此,當我被問到個人有沒有持股時,完全沒有想到女兒的 持股。

 

當然,現在我理解了,我當時的回答,顯然完全沒有考慮到社會大眾在意的重點。因為大家當時正在關心內線交易和利益輸送,問你有沒有浩鼎股票,當然是問你全家啊!如果當時我知道這類發言對股市大眾心理影響的嚴重性,我一定會更加謹慎,回答問題時,也不會忽略揭露女兒持股的必要性。遺憾的是,在引起軒然 大波之後,我才理解這簡單的道理。

 

 

 

【101傳媒/整理報導】

 

-------------------------------------------------------

文章內容若有侵權疑慮,請來信告知。

客服信箱:service@101media.com.tw

 

  • 本文評論:
延伸閱讀
今日熱門
本日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