廈門南音第一人 吳世安與南音結下一輩子的緣分

  • A
  • A+
  • A++
2016-10-20

無論過去多少年,吳世安總是能一遍遍想到孩童時代的那個自己。那時候,也許是5歲,或者更小,他就站在集安堂裡,聽父親與其他人一起彈奏或演唱南音。

 

那些悠揚的曲調、咿咿呀呀的唱腔,在時光中被漸漸塵封,仿佛可以一直到天荒地老—年幼的他聽著這南音長大,同時也與南音結下了一輩子的緣分。

 

廈門南音第一人 吳世安與南音結下一輩子的緣分

 

醫不忘南音藝術
吳世安出生於1949年,他的父親是吳深根,是當地有名的南音老師,被譽為南音界的「四大金剛」之一。吳世安7歲時開始學南音,小學畢業後考入廈門市南曲訓練班,並擔任廈門市南樂團器樂演奏員。

 

吳世安小時候學過唱南音。「以前到了中秋節、元宵節,大家就會在路邊搭一個戲臺子,我們上臺就唱了,當作訓練。」吳世安說,不過,南音演唱是男女同腔,而男孩子到了變聲期,往往就沒辦法唱那麼高的音。於是,他乾脆轉去學器樂演奏了。

 

上世紀六、七十年代,吳世安參加了當地的文藝宣傳隊,去了龍岩。在龍岩,他進了醫院學醫,後來當了一段時間的醫生。1980年,吳世安終於回到廈門南樂團,在廈門市南樂團任器樂演奏員,後任樂隊隊長、副團長、團長。

 

經歷過多年的實踐及研究,吳世安在南音藝術方面的造詣頗深—他精通各種樂器,擅長洞簫、曲笛吹奏,並熟練掌握南琶、三弦、二弦及打擊樂的演奏技巧。1982年,他就以洞簫獨奏《千里共嬋娟》獲省文化廳頒發的優秀青年演員比賽銀牌。2002年,他作曲的《長恨歌》,獲中國文化部頒發的第十屆文華音樂創作獎和文華表演(演奏)獎。

 

南音是傳統文化中的一座富礦
不僅如此,吳世安對南音的唱腔及曲牌也有相當的研究。他寫了不少論文,如《悠悠尺八傳古音》、《感受南音》等。

 

繁忙的演出之餘,吳世安還不忘教學與傳承南音。1984年至1999年,他長期主持廈門市戲曲舞蹈學校南音表演班和器樂班的專業教學工作(共四屆),並擔任工尺譜、打管(練唱)、洞簫、曲笛、器樂合奏、打擊樂等課程的授課工作。學生中,有兩人獲省優秀青年演員金牌,兩人獲銀牌,兩人獲銅牌。

 

2011年,吳世安退休。但他對南音的熱愛依然堅持。「我想,一個學生窮極一生,都很難學遍南音的48套詞譜、4,000多首曲子。」吳世安說,南音是中國傳統文化中的一座富礦,需要潛心修習與挖掘,才能領悟南音的獨特之美。

 

如今,吳世安已是國家級南音傳承人,更被譽為「廈門南音第一人」。在傳承南音方面,他也有自己的思考。「南音經過一代代傳承發展至今,需要適應現代的美感。」吳世安說,要把南音發揚光大,需考慮現代觀眾的接受度,體現當今時代的美感。他期待南音能隨時代發展,創作出更受人歡迎的曲目。

 

從娘胎裡
就開始聽南音


記者:您從小生活在南音世家,能形容那種感受嗎?


吳世安:我對南音的熱愛可以說是與生俱來的。我母親懷著我的時候,就天天聽著南音。我常常開玩笑說,我在娘胎裡就開始聽南音、學南音了。到後來出生、長大,周邊的人都是從事南音工作的。除了南音,我的生活中似乎沒有別的音樂了。


記者:您的父親是知名的南音老師。在您學習南音的歷程中,父親對您的影響是不是很大?


吳世安:父親對我的教導,不僅僅是在南音的演奏或演唱方面,更重要的是他灌輸給我的理念。從小,父親就對我說,要學好南音,首先要學會聽別人吹得好的地方,看到別人的長處。另外,不能只跟一個人學,要領會各家長處,這樣對自己才能有所促進。這兩點對我的影響很深。

 

記者:您學過南音演唱,後來專注於南音的演奏,能說一說當時的訓練情況嗎?

 

吳世安:以前的訓練真的很辛苦。睡覺前、起床時,我們都要做深呼吸,要做到一口氣能呼出堅持一分鐘,就像是練氣功,目的是把氣息練好。如此一來,吹奏樂器時,氣息才更平穩。

 

引入經典
創新南音作品

記者:您在南音的創新方面做了許多嘗試,曾將《長恨歌》、《鳳求凰》等經典引入南音,對南音的推廣起到了很大的作用。能談談創作過程嗎?


吳世安:2000年,我曾將經典的《長恨歌》引入南音,當時獲得了文華獎的音樂創作獎。2015年10月,我又受邀為南音《鳳求凰》作曲。我記得是當年5月下旬正式接到創作《鳳求凰》曲譜的任務,當時覺得難度挺大。一方面,這部劇的唱詞並沒有平仄押韻,而南音多是長短句創作。所以,曲作者在創作時不僅要對傳統的故事和詞有一定的領悟,還要加入自己的理解來創作曲譜。


記者:從後來呈現的效果來看,《鳳求凰》的表現相當不俗。


吳世安:我花了一段時間去反復琢磨,使得音樂在保留南音原味的同時,汲取了南音優秀作品中的曲牌精髓,如《大倍》、《小倍》、《倍工》等。其中還加入了酒盞、四寶等特色樂器配樂,這也是一種創新的嘗試。


南音應當 優化組合
記者:談到南音,和其他中國古老的樂種一樣,就不得不提到其傳承問題。您對當前南音的現狀怎麼看?


吳世安::上世紀90年代以來,南音雖得以保存了下來,但卻鮮有年輕聽眾。儘管在廈門和泉州都有南音樂隊的表演,但近10年來,樂隊裡鮮少有新成員加入。不得不說,南音的聽眾正在慢慢消失。


記者:您覺得這是什麼原因造成的?


吳世安:在我看來,南音一直被認為是高雅音樂,但這所謂的高雅,是一種「自以為是」的高雅。你去聽現在的南音,有的曲目,一句話要反反覆覆唱,有時候,4個字要唱5分鐘。現在年輕人的審美已經發生了很大變化,很難耐住性子聽下去;另外,南音界也沒有撐得起來的大咖,市場號召力有限;再者,南音是用閩南語唱的,相對比較小眾,這也限制了其發展。


記者:您覺得,南音需要做什麼樣的轉變?


吳世安:我認為,現在的南音沒有優化組合,沒有把好聽的發揚下去。我曾提出一個思路,南音的創作要「大題材,小製作,簡化情節,以音樂為主,把唱段寫美」,要真正做到以內容為主,這樣更容易吸引觀眾。

 

廈門南音第一人 吳世安與南音結下一輩子的緣分 | 文章內置圖片

 

資訊來源:兩岸商情

【101傳媒/整理報導】

 

-------------------------------------------------------

文章內容若有侵權疑慮,請來信告知。

客服信箱:service@101media.com.tw

 

  • 本文評論:
延伸閱讀